杏鑫桔子分期、维信金科等合作方深陷投诉漩涡 展业三年金美信消费金融何时摆脱第三方机构“依赖症”?

2021-12-01 06:10

杏鑫登陆地址


杏鑫(www.kaoyantj.com)

  原标题:桔子分期、维信金科等合作方深陷投诉漩涡,展业三年金美信消费金融何时摆脱第三方机构“依赖症”? 

  来源:洞见财经

  记者 谢奀国 实习记者 席文

  开业将满3年之际,厦门金美信消费金融迎来第二任董事长。据银保监会官网披露的消息,9月27日,厦门银保监局核准了周忠德金美信消费金融董事、总经理任职资格。对于这一人事变动,金美信消费金融对外表示,新一任总经理根据公司章程进行换届选举产生。

  金美信消费金融首任总经理李章伟曾对外披露,该公司的业务模式为“个人消费信贷业务同步拓展,自营与第三方机构合作并进”,而开业初期第三方渠道放款量占比较高。新开业消费金融公司借助互联网渠道快速拓展业务规模的模式在行业较为常见,但经导流平台发放贷款的综合成本较高,且存在一定的声誉风险:若渠道合作方出现违规经营,作为资金方的消金公司也容易一同遭遇。

  年报显示,2020年金美信消费金融共受理客户投诉41笔,其中费用利率问题成为集中投诉点,占比78.07%。

  随着公司高层换届,下阶段金美信消费金融的业务模式是否将发生转变?对于合作机构的选择又将持何态度?就高管变动和合作机构等情况,记者尝试联系金美信消费金融。不过,其官网电话却提示“处于故障中。”对此金美信官方客服表示,由于疫情原因,公司员工均在家办公,因此官网电话无人接听。客服表示,将把相关采访需求和采访函移交给相关对接部门转办。截止发稿,记者尚未收到回复。

  深度合作的桔子分期遭用户大量投诉

  公开资料显示,金美信消费金融于2018年10月开业,注册地位于福建厦门,注册资本5亿元。其中台湾的中国信托商业银行是其第一大股东,持股34%。厦门金圆金控股份有限公司、国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分别持股33%。

  厦门金美信消费金融首任总经理李章伟表示,三方股东涵盖台资、国资、民营的多元化背景,公司将充分发挥股东优势,强强联手,优势互补。国美通过全国性近1700家的门店资源,沉淀了线上线下结合的丰富场景,金美信开业之时,业内普遍认为,金美信消费分期方面业务将由国美的零售场景直接切入。2019年9月,李章伟也曾向媒体表示,场景方面金美信消费金融对应与国美合作电器、3C用品分期外,还渗透了一些按摩器材的免息分期。并透露除了商户场景对接外,金美信正与线上商城洽谈合作,导入金美信“随心贷”的产品服务,预计当年第四季度上线。

  官网显示,金美信消费金融主要有三大产品线“极速贷”“生活贷”与“随心贷”。“极速贷”是小额的“生活急用金”,额度最高5万元,年化8.88%至24%;“生活贷”提供相对大额的“目的性生活金”,额度最高20万元,年化8.88%至19.99%;“随心贷”为消费分期的受托支付产品,额度最高2万元,年化0至21.5%。

  不过,记者在厦门金美信消费金融App中看到,“随心贷”产品目前合作的分期商城不是外界猜测的国美商城,而是桔子分期,运营公司为北京桔子分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金美信消金用户可以在APP内进行购物,金美信消金提供购物分期资金,而桔子分期提供商品、物流等服务。记者咨询金美信消费金融客服得知,目前该公司仅支持使用该APP中的商城产品申请“随心贷”产品。

  这一模式看似两全其美,但也存在一定风险隐患。有业内人士表示,像桔子分期这种需要外部商户入驻店铺的运营模式,极有可能存在骗贷风险。李章伟就曾指出,“很多从业者会陷入一种迷思——认为场景金融的不良率一定低。但以我们在台湾的经验看,有时候场景反而更容易引发虚假交易,特别是对于一些付费在先、服务在后的递延型产品。”

  记者注意到,除消费分期产品“随心贷”的合作场景方选择桔子分期旗下的桔多多商城,金美信消费金融还与桔子数科联合推出了一款循环信贷产品“钱多美”APP,额度最高8万元,年化利率8.88%至24%。金美信消费金融客服向记者表示,用户在“钱多美”APP申请贷款时,金美信将和合作方一同进行客户资质审核。

  股权穿透图显示,北京桔子分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现更名为北京桔多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由辽宁自贸试验区(营口片区)桔子数字科技有限公司100%控股,隶属于桔子分期集团。实控人为史孝东。

  据悉,桔子分期早期以校园贷起家,除了商品分期,桔子分期也提供自营借贷产品“桔子借款”,并为其他借贷产品导流。可以看到,在黑猫投诉上,目前桔子分期投诉量高达560多条,主要涉及高利贷、暴力催收、诱导开通会员等方面。

  今年1月19日,工信部网站发布消息称,2020年12月21日,工信部向社会通报了63家存在侵害用户权益行为APP企业的名单,要求其在2020年12月28日前完成整改落实工作。截至目前,经第三方检测机构核查复检,尚有12款APP未按照工业和信息化部要求完成整改,其中由北京桔子分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运营的“桔多多”,是唯一一个金融类APP。根据相关法律和规范性文件要求,工信部要求相关应用商店对“桔多多”等12款APP进行下架。

  可见作为金美信消费金融的深度合作方,桔子分期遭遇的外界质疑声不少。或是为了“划清界限”,记者看到,在金美信消费金融APP“购物”一栏中,会有弹窗公告称,该购物商城由桔子数字科技有限公司运营,商品及服务由桔多多及其合作供应商提供,金美信消费金融公司“仅提供商品分期的消费信贷服务。”

  但实际展业中公司声誉受合作方牵连似乎不可避免。年报显示,2020年金美信消费金融共受理客户投诉41笔,其中商城购物问题作为类型之一,占比4.87%。贷款费用利率问题更是成为集中投诉点,占比78.07%。

  助贷机构收费乱象推高综合利率水平

  记者从金美信消费金融年报获悉,新任总经理周忠德原为金美信消费金融的副总经理,且两任总经理均来自台资股东中国信托商业银行,是在个人金融、消费金融等领域深耕多年的老兵。

  不过,台湾和大陆地区的消费金融市场环境差异较大。据了解,台湾地区消金业务以线下推广模式为主,征信覆盖程度也高。而大陆征信体系还在逐步完善中,消金业务以线上放贷为主。记者从金美信官方客服处了解到,除生活贷为线下大额产品,仅在业务覆盖的部分城市可以申请外,剩余几款产品的申请、放款均为线上操作。这意味着大股东此前的经营经验并不能给金美信带来太多的借鉴。

  在此背景下,金美信消费金融开业初期,公司的业务模式为“线上线下个人消费信贷业务同步拓展,自营与第三方机构合作并进”。

  通过与导流机构合作“助跑”的模式,在行业内比较常见,即俗称的助贷。第三方机构凭借海量的客群与流量,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金融科技手段,为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获客、风控、贷后管理等服务,从而提升信贷业务的效率。近年来,这类助贷业务快速发展,已成为很多金融科技平台的主流业务模式。

  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消费金融公司与助贷公司或场景方合作展业主要有以下三种模式:第三方担保模式,共同出资的联合放款,以及单纯获客的引流模式。但在助贷、增信等环节,第三方机构不合理收费加重用户实际融资负担的乱象比较严重。

  金美信消费金融的部分助贷合作方就因贷款收费问题频频遭到消费者投诉。其中维信金科被指以风险保障服务的名义,对用户的借款在前期进行扣费。例如,黑猫投诉上,有用户投诉表示2020年1月28日在维信金科申请一笔贷款,合同年化利率显示为13%,但到账之前从银行卡扣除现金砍头息2189元(目前这笔砍头息已退回),实际年化利率35.94%,并收取了高额担保费。该笔贷款的放款方为金美信消费金融。

  还有用户反馈,在还呗平台申请的两笔贷款,均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强制购买了保险。资方均是金美信消费金融。

  行业人士表示,收取担保费、保险费等说明助贷公司对资方进行了兜底。增信助贷模式目前依然是金融机构控制风险惯用的方式,但这无疑会促使助贷平台提高收费标准,最终体现为借款人综合融资成本上升。

  这一乱象在近期引起了监管的点名关注。今年7月份,中国银保监会消保局局长郭武平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到,一些大型互联网平台通过导客引流,这就要收6%、7%,再加上一些提供风险缓释措施的市场主体收取6%、7%,三方面加起来综合融资成本就到了20%左右。并表态要加大对大型互联网平台等市场主体收费方面的监管力度,以实现减费让利。

  “对于消费者的投诉,金融机构方面可能会觉得比较冤,毕竟增信的费用实际上不是金融机构收取。”行业人士表示,以上种种倒逼着金融机构加快自身风控能力建设、创新产品。这也是金美信消费金融未来展业过程中,需要直面的挑战。如今公司成立满三周年在即,高管团队也在换届更新,下阶段金美信消费金融将如何发展,记者将继续关注。

杏鑫注册开户

杏鑫开户连接“另外,民资愿不愿意进入肯定还是要看相关的配套管理和定价机制是不是能够协同。如果定价不能全面放开,路边乱停车的问题得不到有效监管,投资回报得不到保证,那肯定也没人愿意来。”丁丁停车CEO申奥如是表示。

杏鑫注册地址

但是,在广大的农村地区,农村老年人有70.79%领取养老金,但仅有 17.22%能够依靠养老金生活,月均养老金为141元。杏鑫总主管国家主席习近平首访中东成为国际舆论关注的热点。习主席行前在沙特《利雅得报》发表题为《做共同发展的好伙伴》的署名文章,提出中沙两国要携手做“四好伙伴”,为此次中东之行定下了基调。

杏鑫登录

北京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中心副总经理颜景辉表示,天津港对于华北区域市场来说,尤为重要,华北区域的进口车多来自天津港。不过预计对北京进口车市场不会产生太大影响,厂家会根据受损车辆情况,及时进行补给或补偿,并保证车辆供应。杏鑫娱乐网址中央财政安排1000亿元奖补资金,其中2016年500亿元,根据地方任务完成情况、需安置职工人数、地方困难程度等因素,实行梯级奖补,由地方政府和中央企业统筹用于符合要求的职工安置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