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

原标题:这场和总统之间的竞赛,显然艳星赢了……

如果用一首歌来形容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的日子,那应该是: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

前脚,他刚被一群学生发起的百万大游行搞得气急败坏、无处遁形。紧接着,又有一位色情影星在《60分钟》的访谈中大曝与他的“一夜情”细节,而且这些细节的尺度之大,简直惊掉了环环的下…巴…

这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勇士”名叫斯托米·丹尼尔斯(Stormy Daniels),出身贫苦,早年做过脱衣舞娘,现在是美国色情片巨星和导演。

嗯……她的画风呢,一向都是这样的……↓↓

在3月25日的《60分钟》访谈节目中,丹尼尔斯详细描述了2006年7月,她与特朗普在太浩湖参加名人高尔夫比赛期间的故事。

据她自述,当年60岁的特朗普邀请27岁的她到酒店套房共进晚餐。特朗普问她是否看过以他为封面的一期杂志,还对她说:“你很特别,让我想起我的女儿。你聪明又漂亮,我喜欢你。”

随后的内容就有点少儿不宜了……此处省略一千字吧……

两人亲热完了,丹尼尔斯还问起了特朗普的妻子、刚生完小儿子的梅拉尼娅,但他表现得很冷淡,还有意识地转移了话题。

丹尼尔斯称,特朗普当时并没有要求她对这段关系保密,还经常给她打电话。

2007年7月,特朗普又约她在洛杉矶见面,摸了她的头发和大腿。不过,丹尼尔斯说,她当时只是想知道特朗普是否真的能让她上节目。特朗普一开始推诿说下周才能知道结果,可一周后,他又告诉她不能上了。于是,两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2011年的时候,丹尼尔斯曾经想以1.5万美元的价格,把自己与特朗普的风流韵事卖给一家出版社。但是,消息刚放出去没多久,她就受到了恐吓。

一天,她带着小女儿去上健身课,一个陌生男子在停车场突然靠近她说:“别去烦特朗普,忘了那件事。”随后,这名男子还看了看她的女儿说,“这是个漂亮的小女孩,如果她妈妈发生什么事,那就可惜了。”

出于自保本能,丹尼尔斯选择了沉默。直到2016年总统大选的最后几天,在特朗普助手的撮合下,她接受了特朗普送来的13万美元封口费。

而现在因为违反了保密协议,丹尼尔斯说自己面临着100万美元罚款的风险。但是她说,“能够为自己辩护是非常重要的”。

截至目前,特朗普本人尚未对此作出回应。

据《每日邮报》报道,在这枚“桃色炸弹”出现之前40分钟,特朗普刚刚抵达位于马里兰州的安德鲁斯空军基地,不过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并没有随同前往。

他登上“海军一号”时,对现场记者竖起了大拇指,却拒绝回答关于《60分钟》的问题。

倒是特朗普的律师事务所动作很快。他们已经向法院递交诉状,要求丹尼尔斯支付2000万美元的名誉赔偿金。可如果这个诉讼一旦开打,特朗普恐怕得出庭作证,因为这有可能成为他不当挪用竞选经费的证据。

因此有外媒分析称,这一出艳星和美国总统之间谁更有尊严的竞赛,“显然艳星赢了,而且不费力气”。

其实,特朗普自当选以来,一直被性丑闻缠身。细算起来,丹尼尔斯已经是第19位公开声称与特朗普有染,或遭特朗普性骚扰的女性了。

就在前几天,前《花花公子》模特麦克杜格尔也接受了CNN的专访。与丹尼尔斯一样,她与特朗普的关系也开始于2006年,结束于2007年。她也是在2016年总统大选前最后一个月内得到了封口费。

因此,有媒体不客气地指出,丹尼尔斯“利用性与权力成为女强人”,正成为一股影响华盛顿的“不容小觑的势力”。甚至有政治人士分析称,最终搞垮特朗普的,一定不是什么检察官,而是这场“丹尼尔斯风暴”。

但也有人认为,就如同作为实习生的莱温斯基无法扳倒克林顿一样,凭借丹尼尔斯一个人的能力,根本无法收拾特朗普。因为“道德事故”本就是特朗普生活的一部分。

原标题:与中美濒于贸易战有关?

昨天,以人民币结算的上海原油期货推出,首日交易开门红,主力合约盘前竞价阶段大涨5.8%。

▲3月26日9点,中国原油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挂牌交易,并以人民币计价。▲3月26日9点,中国原油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挂牌交易,并以人民币计价。

中国版原油期货的推出,虽然酝酿多时,但此次真的横空出世还是引发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甚至有人把此事和濒于贸易战的中美关系联系在一起,认为这是中美贸易争端的原因或是结果。但实事求是地说,他们想多了。石油期货的推出至少在短期内不会影响中美贸易,也不会对美国造成什么损失,而且美国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也无法阻止中国石油期货的推出。对于中国而言,石油期货的推出顺应了中国经济的发展,是中国在世界石油贸易地位的自然反映。

在全球石油运输的版图中,从海湾和非洲东部经过印度洋到达中国沿海是全球石油运输量示意中最粗的那条线。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进口量排世界第一,对外依存度超过65%。虽然在市场中如此举足轻重,但目前全球范围内却没有能够反映这种需求的原油期货合约,没有形成能够反映亚太地区原油实际供需状况的定价基准。上海原油期货的推出,有助于形成反映中国乃至亚太地区市场供需关系的原油定价基准,进一步完善国际原油定价体系,增强中国对于原油价格的话语权。

上海原油期货真正引发人们浮想联翩的地方是以人民币计价。迄今为止全球的大宗商品,基本上都是用美元来定价。从原油市场角度来看,中国原油期货正式挂牌交易后,“美元石油”和“石油美元”几乎长期作为左右国际大宗货物和货币市场的唯一要素的时代从理论上宣告结束,“人民币石油”和“石油人民币”的应运而生,将是新国际秩序的重要组成部分。

产油国和交易商向中国出售原油,将用人民币交易结算。而且依照交易规则,能够直接将人民币兑换成黄金,这对众多石油输出国具有非常强的吸引力,在不少交易商看来是极大的诱惑。石油期货以人民币作为计价后,从长期看将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作为世界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众多的石油出口国依赖中国的订单,尤其是海湾和非洲国家,它们一定会积极捧场。有石油交易这样的大宗交易平台存在,世界各商业机构接受人民币资产的积极性必将大大提高。

但中国的石油期货才刚刚建立,而且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中国石油期货的交易者不会太广泛,还是以国内企业为主。要想和另外两家原油期货机构那样成为全球参与的市场,从目前来看,各方面条件还远未成熟。

所以至少在十年内,上海原油期货仍然不会是全球性的,对国际原油价格的影响也主要在于理论上。如果我们不断完善,不断摸索,可以逐渐对全球石油价格有一定的影响力,在这个基础上,原油期货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实质影响才能显现出来。

(作者是央视财经频道评论员)

原标题:指责中国不接受“洋垃圾” 外交部:美应立足自身消化危险废物

据报道,美国官员23日在世贸组织货物贸易理事会对中国决定停止接收“洋垃圾”表示关切,并称中国限制进口可再利用商品严重干扰了全球废旧物资供应链,不利于废旧物资再利用和处理。美方认为中国过快改变规则使相关行业无法及时进行调整,似乎正在违反WTO义务,区别对待国内和国外垃圾产业并采取过度贸易限制政策。美方要求中方立即停止实施有关措施。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今天(26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美方有关官员的表达的所谓关切,于情不合、于理不通、于法无据。

华春莹表示,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是中国政府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着力改善生态环境质量,保障国家生态安全和人民群众健康的一个重大举措。这也是中国政府根据国际法所享有的权利,得到了广大中国人民的坚决支持。

外交部发言人 华春莹:你提到这个美方官员将中方正当合法的举动上纲上线,说什么“中方似乎正在违反WTO义务”这是非常虚伪的。难道美方对中国限制高技术高附加值产品的出口就是正当的?而中国依法限制洋垃圾进口就是违反的吗?

华春莹表示,上个世纪80年代末,《控制危险废料越境转移及其处置巴塞尔公约》已经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公约还规定各国有义务就近减量和处理各自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

外交部发言人 华春莹: 我们希望美方根据《巴塞尔公约》精神立足于自己减量处理和消化自己产生的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为世界更多承担他们应当承担的责任和义务。

北京时间3月26日晚间消息,《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说法称,软银计划向中国的移动货运平台满帮集团投资10亿美元。满帮集团此前获得了,以及联合创立的一家私募股权公司的投资。

满帮集团利用移动平台去匹配卡车司机和货主。目前,该公司估值超过10亿美元。软银的投资将是满帮集团最新一轮融资的一部分。

消息人士称,满帮集团计划融资5亿到10亿美元,在中国快速增长的物流市场进行扩张。融资额和参投的投资方都尚未敲定。不过,如果满帮集团融资5亿美元,那么估值将达到约50亿美元。

满帮集团发言人尚未对此消息做出回应。

软银将通过规模近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进行投资。此前,该基金投资了共享出行公司Uber和滴滴。去年,软银以约8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Uber的约15%股份。软银拒绝对此置评。

满帮集团希望借力中国快速发展的物流行业。电商消费增长和基础设施升级推动了中国物流行业的繁荣发展。国内媒体报道称,中国物流行业的总收入今年将达到9万亿元人民币(约合1.4万亿美元)。

满帮集团由运满满和货车帮两家创业公司去年11月合并而来。该公司当前的投资方包括云锋基金、红杉资本,以及香港投资公司All-Stars Investment Ltd。满帮集团还向用户提供汽车贷款、保险和运营资本等服务。(邱越)

北京时间3月26日早间消息,据路透社报道,知情人士透露,美国专车公司Uber已经同意将东南亚业务出售给当地规模最大的竞争对手Grab。这也成为该公司在亚洲的第二次大撤退。

该交易最早将于周一宣布,这将标志着专车行业在拥有6.4亿人口的东南亚市场的第一次重大整合。此举将对和支持的印尼Go-Jek等其他东南亚专车公司构成压力。

知情人士称,作为该交易的一部分,Uber将获得合并后公司最多30%的股份。

另有知情人士表示,Uber将获得Grab 25%至30%的股权,对整个公司的估值为60亿美元,与Grab最近一轮融资的估值相同。

Uber和新加坡Grab均拒绝对此置评。

当日本软银对Uber进行投资时,外界就预计竞争激烈的亚洲专车行业将会展开整合。软银还是Uber多家竞争对手的主要投资者,包括Grab、滴滴和印度Ola。

整个亚洲的专车公司都在依靠折扣和促销吸引乘客和司机,因而对利润率构成压力。Uber可能计划在2019年IPO,该公司去年亏损45亿美元,目前正在面临本土和亚洲市场的激烈竞争,以及欧洲市场的严厉监管。

除此之外,该公司最近一年还遭遇一系列丑闻,并导致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去年6月离职。

软银通过投资获得了Uber的两个董事会席位,他们曾经表示,希望该公司能够关注美国、欧洲、拉美和澳大利亚的增长,而不要集中精力发展缺乏盈利能力的亚洲。

Uber CEO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去年11月在纽约的会议上表示,公司的亚洲业务“短期内不会盈利”,尤其是因为Uber在那里对专车业务的大举补贴。

“该市场的经济模式并不符合我们的期望。”他当时说。

去年8月出任Uber CEO的科斯罗萨西一直在努力改善该公司的财务状况,以便为IPO做准备。不过,他还是在今年2月访问印度时承诺将继续积极投资东南亚市场。

现在,随着该公司退出东南亚,外界的注意力可能转向其印度业务,那里为Uber贡献了超过10%的订单,但尚未盈利。

Uber与Grab的交易跟其2016年与滴滴的交易类似,当时的价格大战最终促成滴滴收购Uber中国业务,并为后者提供了合并后公司的股份。

Grab去年7月通过滴滴、软银和其他公司融资约25亿美元,估值约为60亿美元。(书聿)